2013年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新闻 >

国风投卫涓:投资就像过山车,要选择不会被甩 出去的创业者 发布时间:2020-09-08来源:互联网背景: 无障碍通道

2020-10-16 00:16 陕西新闻网 点击次数 :

  文/安多

  在新兴技术赛道近期的融资报道中,国有资本的身影越来越引人注目。2017年底,国风投基金领投AI独角兽旷视科技4.6亿美元,打破了市场长期以来对国资的固有印象。给一家尚未盈利的纯算法科技公司一笔就投资了2亿美金,为此后各类国有背景资本投资新兴技术赛道提供了范本。

  2017年5月初,卫涓第一次见到旷视联合创始人兼CEO印奇。旷视科技前一年收入接近7000万元,公司正打算借助新一轮融资,迅速铺开在智慧城市等垂直行业的布局。而在此之前,卫涓对人工智能和深度学习的突破关注已久,见证了技术在应用场景的逐步成熟,正在寻找可将技术优势转化为商业成果的目标企业。

  印奇的团队使她眼前一亮,看到了AI落地的巨大潜力,双方一拍即和。当时卫涓刚刚加入成立不久的国风投(即中国国有资本风险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为了抓住这家在她看来是未来百亿级的科技独角兽,卫涓顶住各种压力,在和印奇首次见面后的3个月内签下了SPA,为国风投锁定了领投方地位,并于公司C轮融资的4.6亿中独占2亿美金。

  事实证明这是一项明智的重仓选择:2017年旷视的年收入即达到3.13亿元,2018年更急速增长至14.27亿元,如今旷视已成长为全球AI领域公认的领军企业。

  不同于市场的想象,从克制和冷静出发,国家队正在哺育更具实力的市场新生力量。作为新一代信息技术行业(泛TMT)的投资团队负责人,卫涓主要关注泛人工智能、企业服务、云生态、汽车电子、智慧物流及供应链、医疗健康及互联网保险等赛道,在国风投平台上投出的代表性项目包括旷视科技、寒武纪、信达生物、康宁杰瑞、千寻位置、XSKY等。

  重仓独角兽

  “你等等我们,我们投2亿美金。”在首次见面后不久卫涓告诉印奇。自从5月初接触旷视以来,国风投迅速开始入场尽调,同时履行内部流程。在梳理完市场上对标技术公司及相关应用赛道后,国风投决定下注这家新晋的独角兽企业。

  不过,其中曲折故事也不少。

  国风投成立于2016年底,定位于投资技术创新与产业升级类项目,肩负着通过资本运营支持央企做大做强、赋能央企技术创新、扶持新兴产业发展的战略使命。作为市场化运营的国家队基金,国风投既有国有资本保值增值的需求,也要为股东创造合理回报,更要按照市场化、专业化、开放化的原则操作,难度不小。

  卫涓加入时,国风投TMT组的团队刚刚搭建完成。旷视科技是卫涓加入后的第一个项目。作为长期跟踪科技领域的投资人,卫涓对这家以技术实力著称的AI独角兽早有耳闻。在梳理金融科技领域投资机会时,卫涓发现旷视的在线身份认证与刷脸支付技术在互联网金融企业中的渗透率已高达80%以上,这进一步激发了卫涓及其团队的兴趣。在她看来,算法本身并不构成绝对壁垒,但由此反映出的团队的研发能力和先发优势是核心价值所在,如果公司能在适合的时点借助资本力量迅速拓展市场、占据应用场景,就有机会成为一家科技巨头。

  “在接触旷视后发现,他们对AI在各行业的应用场景都已有过非常深入的思考和战略规划。当时旷视围绕图像识别做了很多布局,并且已有进入智慧城市、智慧物流和新零售等垂直领域的想法。”

  2017年正值AI领域的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头部项目受到资本追捧,价格也水涨船高,愿意出资的机构仍不在少数。“当时,印奇团队只想融1亿美金,这也导致在机构间存在激烈争抢份额的状况。”

  虽然对旷视而言如果能得到国家队的背书,对下一步开展业务将是如虎添翼,但之前国有资本还从未做过类似的投资,特别是对于成立不满一年的国风投,且人民币基金想要以美元投资这样一家VIE架构的公司需要走不少复杂流程。“我们从速度上抢不过一周就能打款的美元基金,”卫涓坦言。

  市场上活跃的美元基金见过“大世面”,吃赛道、尽调速度快,更有甚者,为了得到优质项目的份额,风格较为激进的机构一周内就可以完成打款。

  “作为一家国有体制的基金,我们一般主要关心的还是损益表、资产结构、经营性现金流、回款周期等等,对项目的商业判断思路较为传统,内部决策流程相对复杂,速度根本不可能与美元基金竞争。”

  为了抓住这一难得的投资机会,卫涓在国风投内部一再突破流程极限,成功地将项目投资权限增加至2亿美金;与此同时,通过与印奇的反复沟通,说服他将融资规模扩大。“印奇说尽量协调在1亿美金的融资份额里分给我们3000万美金,但前提是一定要快;我知道我们快不了,所以告诉他干脆不要分,你等等我们,我们投2亿美金。”

  这是卫涓加入国风投的首个项目,也是国风投第一次涉足AI投资。在基金从未下注过的领域,出手就是2亿美金重注,对任何人而言都是巨大的挑战。

  卫涓毕业于美国杜克大学,在加入国风投前,曾在高盛集团、国开金融、博裕资本和IDG资本等机构任职。在国开金融期间,她接手的第一个项目就是对阿里巴巴的投资。“在国开金融的时候,我参与投资了阿里巴巴,金额就是2亿美金。当时阿里巴巴估值300亿美金,不少人都认为这笔投资‘不可思议’。”截至目前,阿里巴巴的港股估值已超过6万亿港元。几年前看上去贵的“不可思议”的价格,如今只会有人遗憾为什么当时没有多投一些。

  “在投委会上我特意汇报了2012年在国开金融时投资阿里巴巴2亿美金的经历,其实当时做这个决定,领导们也顶着很大的压力,而事实证明,如果对行业趋势和团队能力足够笃定,也许应该通过加大投资金额来获得更大的绝对回报。”

  此轮融资后,旷视快速开始全面拓展业务领域,在全国各地接连落地智慧城市项目,并重点在智能手机、供应链、新零售等关键垂直领域提供技术解决方案。随着业务起量,公司的收入规模也在三年内从不到7000万,快速增长至超过20亿,印证了卫涓对于投资时点和增长逻辑的准确判断。在国风投入股的轮次之后,阿里巴巴集团、博裕资本、中银国际、KIA及ADIA等国内外知名投资机构相继入场,接连完成对旷视的投资,并从资本和业务协同等方面给公司发展带来了巨大价值。

  对于旷视而言,充足的资本背书使其得以扩大身位优势、持续开拓市场;对国风投而言,投资旷视开启了对人工智能赛道的新探索,也是国有资本在创新科技投资的一次里程碑。

  拐点投资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人气:
首页 | 新闻 | 财经 | 军事 | 百科 | 科技 | 数码 | 汽车 | 游戏 | 娱乐 | 体育 | 文化 | 教育 | 房产 | 旅游 | 健康 | 女性 | 明星 | 美女